起底邪教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揭秘“法轮功”利用脸谱网支持特朗普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发表日期:2019-08-22      已浏览  20,307  次
描述:2019年8月20日,美国三大商业广播电视公司之一全国广播公司(National Broadcasting Company)在其网站(NBCnews.com)登载由该公司两名调查记者撰写的报道,题目为《特朗普、神秘极翼组织及即将来临的末日审判:凭借脸谱网崛起的大纪元时报》,该文在网站首页的标题为《成为特朗普最大支持者的秘密媒体组织之内幕》。

 

核心提示:2019年8月20日,美国三大商业广播电视公司之一全国广播公司(National Broadcasting Company)在其网站(NBCnews.com)登载由该公司两名调查记者撰写的报道,题目为《特朗普、神秘极翼组织及即将来临的末日审判:凭借脸谱网崛起的大纪元时报》,该文在网站首页的标题为《成为特朗普最大支持者的秘密媒体组织之内幕》(Inside the secretive media outlet that became one of Trump's biggest supporters)。记者通过采访原《大纪元时报》从业人员和在“法轮功”总部居住过的原“法轮功”学员,揭露“法轮功”媒体支持特朗普的动机和方式,并披露“法轮功”总部的一系列怪诞现象及李洪志的歪理邪说。

20年前,大纪元创立之初,声称以“向中国移民提供信息以更好地融入美国社会”为使命。而现在的大纪元,则借助着最大的社交媒体,涉足各方新闻。

以数量而言,大纪元是脸谱网上特朗普首屈一指的最大支持者。

据脸谱网广告存档统计,这个以纽约为基地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在最近6个月里投入150余万美元,在脸谱网上替特朗普打了1.1万次广告,超过了其他所有非特朗普官方团队的“挺特”组织,也比绝大多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投入的竞选广告经费要多得多。

那些视频广告中,不明身份的发言人们随意翻阅了几页报纸,就开始大肆赞扬特朗普,兜售所谓“深层政府”(译注:阴谋论者认为,Deep state,即深层政府由一些没人知道的政企界幕后精英组成。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跨过选民的利益,代表精英阶层干涉美国政治,并平衡国内政治力量。而Deep state表现出来的共性,即是最大化地阻挠特朗普的系列改革。)的各种阴谋论,指责制造“假新闻”的其他媒体——其腔调让人想起互联网上的那些保守派媒体,而大纪元时报从表面上看,确实很像许多最近几年开始颇受拥趸的保守派媒体。

但大纪元时报并不属于保守派。

幕后,大纪元的所有权和运营,均与“法轮功”息息相关。“法轮功”是一个以推翻中国政府为既定目标的精神修炼组织。

正是这个目标,使得该媒体向特朗普靠拢。根据对原大纪元时报工作人员的采访可知,支持特朗普对它来说可以名利双收。

原“法轮功”弟子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法轮功”信徒认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那些带有“共产主义者”印记的人将会被打入地狱,那些同情“法轮功”的人则会得到宽恕。原大纪元员工说,特朗普被(“法轮功”)视为是反共斗争中的一位关键人物。

某方面来说,也正因为这个不同寻常的背景,大纪元时报很难在更广泛的保守派运动中找到立足点。

纽约大学媒体文化与传播专业客座教授鲍尔(A.J. Bauer)与同事正在进行一项对保守派记者的调研。他说:“它(大纪元时报)就像一个半路闯入者,既没有完全融入保守势力的圈子,也没有与右翼势力融洽相处。”

鲍尔还说:“甚至在讨论边缘媒体时,保守派记者也只会提到Gateway Pundit(译注:美国右翼博客网站)和Infowars(译注:全美最热门应用,被谷歌、Facebook和苹果等排斥,被称为美国右翼阴谋论自媒体网站),压根儿没有提到过大纪元时报。”

但这种情况似乎正在改变。

2016年前,面对美国政治,大纪元时报一般都置身之外,除非与中国的利益密切相关。但大纪元时报的税务报表显示,该组织最近的广告策略,一方面融合社交媒体,另一方面支持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保守派政客,这使得其在收入翻番的同时,也在更广泛的美国保守派媒体界崭露头角。

20年前,大纪元创立之初,声称以“向中国移民提供信息以更好地融入美国社会”为使命。而现在的大纪元,则借助着最大的社交媒体,涉足各方新闻。

今年4月,大纪元时报的广告支出达到顶峰。期间,据社交媒体分析公司Tubular的统计数据显示,大纪元媒体集团(包括大纪元时报和数字视频媒体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视频,在脸谱网(Facebook)、油管(YouTube)以及推特(Twitter)上共获得了约30亿次的浏览量,位居所有跨平台视频制作方第11名,也超过了其他所有传统媒体。

这种状况使得大纪元时报成了特朗普家族的最爱,也成了特朗普竞选连任的重要工具。今年以来,特朗普在脸谱网上至少推送大纪元时报的报道6次,其中部分文章由特朗普团队撰写。特朗普的长子也数次转发大纪元时报的报道。

今年5月,特朗普的儿媳劳拉,曾在特朗普大厦接受了大纪元时报高级编辑长达40分钟的采访。大纪元时报在今年第一次成为“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的主角,这也使得它轻松获得国会议员、特朗普内阁成员和右翼名人的采访机会。

同时,属于大纪元时报系统的新闻网站和其在油管上的频道,已成为网络边缘阴谋论向主流媒体传播的中转站,这些阴谋论包括反疫苗论和“神秘右翼阴谋论”(又名“匿名者Q阴谋论”)等。

尽管大纪元时报影响力日增,但其真正的所有者、起源和影响力却鲜为人知。

大纪元的不透明性使得人们很难得知其总体架构,只知道它由几个松散的地方免税非营利机构组成。大纪元时报与新唐人电视台同属大纪元媒体集团。该集团是一家私人的新闻娱乐公司,拒绝透露其所有者和管理者的信息,原因是担心所谓的随之而来的“压力”。

大纪元媒体集团,与以无处不在的广告和烦人表演而闻名的神韵歌舞团一起,担负着“法轮功”的涉外功能。“法轮功”组织建立时间不长,糅合了中国传统冥想、神秘主义以及极端保守文化世界观。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对原大纪元时报工作人员的采访得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曾称大纪元媒体集团为“我们的媒体”,该组织的活动也长篇累牍见诸于大纪元报端。

大纪元时报高管们拒绝接受本次采访,但该报社出版人(实为总编)斯蒂芬·格雷戈里针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问题清单,写了一篇社评,称清单“非常不合适”,对大纪元时报与“法轮功”的联系,以及其对特朗普政府的立场的提问,是为了损害该组织的“名誉”。

通过采访原大纪元时报员工,分析公开的财务数据和社交媒体数据,我们可以了解到这份秘密的报纸,是如何影响那位神秘精神领袖(指李洪志)的弟子们,是如何操控互相憎恨的各党派,是如何利用网上阴谋论以及特朗普崛起,成为一个电子媒体时代的强大组织,每月吸引数十亿的流量,与此同时却在公开否认或低调处理其与“法轮功”之间的联系。

幕后故事

2009年,“法轮功”的创始人兼教主李洪志在大纪元时报位于曼哈顿的纽约办公室讲话,他为由“法轮功”志愿者组成的大纪元团队带来了一个明确的指示:“成为一个常人媒体。”

2000年,美籍华人、“法轮功”弟子唐忠(John Tang)创办大纪元时报,他目前担任新唐人电视台的董事长。但这两家媒体机构均未完全实现李洪志的野心,即所谓的曝光中国政府的罪恶,在即将到来的反共圣战中“拯救众生”。

2006年4月20日,大纪元记者王文怡搅闹白宫

“法轮功”的官方英译是“law wheel exercise”,意为“法轮修炼”。李洪志于1992年创立“法轮功”,混合了道教和佛教,掺杂了冥想、轻缓的体操以及李洪志富有争议的教义。

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Ming Xia)教授从事“法轮功”研究。他说:“李洪志简化了传统冥想(打坐)和修炼中的令人迷惑的繁琐步骤。简单来说,(修炼“法轮功”)就像买快餐,立等可取。”

李洪志的教义迅速吸引了大批弟子,引起了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1999年,李洪志数千名弟子集聚在中南海,抗议对数名“法轮功”弟子的逮捕。中国政府随后取缔了“法轮功”。

取缔“法轮功”引发了西方国家的谴责,也吸引了美国一批反中国、反共产主义的新拥趸。

夏明教授称:“取缔吸引了大量媒体关注。”

不过,这也引发人们对这位教主非传统观念的审视。其中,李洪志认为同性恋有罪,反对女权主义和流行音乐。同时他自称是神,可以悬空漂浮、穿墙而过。

李洪志同时认为疾病是恶的表现,只能通过冥想和诚心(忏悔)来真正治愈;来自未知空间的外星人已经入侵了人类的身体和灵魂,带来腐败和如电脑、飞机此类的发明。中国政府用这些争议性的教义来定义“法轮功”是一个邪教。

大纪元时报为李洪志提供了英语语言渠道来反击中国,这个立场与特朗普的选举不谋而合。

但尽管有小部分志愿者的全力投入,大纪元时报依然举步维艰。

2005年,原“法轮功”弟子本·赫尔利(Ben Hurley)在其位于悉尼的家里,帮助创立了大纪元时报澳大利亚英文版。他曾在博客中记录他在该报的工作经历。他说,“法轮功”起初以“大型人权运动组织”的身份,传播“法轮功”的末日论——即那些反“法轮功”者或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人将会被毁灭。

 

本·赫尔利(Ben Hurley),原“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创始人之一。加入“法轮功”十多年,三年前退出“法轮功”,现居中国台北

赫尔利一直为大纪元时报撰写文章,直到2013年脱离“法轮功”。他说,位居领导层的“法轮功”弟子,对其他员工能得到“法轮功”认可的政治立场标准,要求越来越高。

他说:“他们(‘法轮功’)一贯反堕胎和反同性恋,不过起初他们尚能容忍不同意见。”

赫尔利说:“他们疯狂支持特朗普。”赫尔利说的他们就是大纪元时报。“法轮功”的忠实信徒“相信特朗普是上天派来帮助他们反对共产党的”。

李洪志的代表拒绝了采访请求。据四名原居住者和前“法轮功”弟子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说,李洪志与数百名弟子隐居在纽约龙泉寺附近一处占地400英亩的大院内,内有庙宇、私立学校以及神韵歌舞团学员的宿舍和排练厅。

他们说,李洪志严密管控龙泉寺的方方面面,对上网有严格的限制,不提倡药物治疗,包办婚姻是常有的事。两名持有签证的原居住者说,她们被介绍给在该大院的美国居民相亲。

黄虎(音)以前住在龙泉寺,来自台湾,持有学生签证。她被安排相了三次亲。她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待在美国,就是与这些相亲有关。

黄虎说:“安排相亲的目的很明显。”她现在的丈夫也曾在龙泉寺居住,也肯定了这一说法。

黄说,在她与当地不信奉“法轮功”的居民约会数月后,龙泉寺的头头们告知她护照已过期,须返回台湾。但她后来了解到,当时她的护照并未过期。

竞选时期

2016年,大纪元时报集团响应李洪志的号召,开始以典型的新闻机构标准来运营,大纪元时报网站打头阵。2016年3月,该公司在Indeed.com网站上发布广告,集中招募了与“法轮功”毫无关联的7名年轻记者组成团队。据前员工说,这些记者的平均年薪是3.5万美元,按月发工资。

据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的五名原记者说,事情从第一天开始似乎就变得“奇怪”。这五名记者中有四名要求匿名,担心负面评价将会影响他们与当前和未来老板之间的关系。

作为新员工入职培训的一部分,大老板斯蒂芬·格雷戈里也谈了他对大纪元向新媒体扩张的看法。原工作人员说,格雷戈里的讲话明确回应了将大纪元时报定位为自由主流媒体。

他们报道的内容是批判中国共产党,冷眼观看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聚焦非法移民,不遗余力宣传和提倡“传统”价值观。这也就意味着不会对毒品、同性恋和流行音乐进行报道。

记者们称他们的办公桌被排成U字形,办公室是单独的,而且上着锁,隔绝了他们与该报社其他员工包括数十名“法轮功”志愿者和实习生的来往。新来的记者每天要写5篇报道,须达到10万浏览量的目标。他们的报道将被提交给数名编辑审阅——该编辑团队由两对“法轮功”夫妻组成。

一名前员工称:“(把我们称)奴工也许用词不当。但一天真的要写很多篇稿子。”

稿子的数量还不是关键。这些前员工真正担忧的是该报规定的保守派基调。

斯蒂夫·柯莱特加入记者行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为大纪元时报撰写有关特朗普竞选活动的报道。他说:“我们通过创办自己的媒体,来反击那些所谓的自由派宣传。”柯莱特将大纪元时报比作俄罗斯的“巨魔农场”(译注:指西方国家所说的俄罗斯网军),他的文章被重新编辑,以消除外部对未来总统的不利评论。

2019-08-22/4b10164447e54e3e9068aaa2d48c06c0.png

2016年在佛罗里达州同性恋酒吧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图为奥兰多枪击案现场附近,警察在维持秩序

柯莱特称:“最恶劣的一次就是对‘脉冲’酒吧枪击案的报道。”他指的是2016年在佛罗里达州同性恋酒吧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包括凶手在内的50人死亡。(译注:凶嫌奥马尔·马丁在袭击前给911打电话,宣布自己效忠于伊斯兰国领袖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然后持突击步枪、手枪和疑似爆炸物品进入脉搏同志酒吧开枪行凶)“我们不允许报道涉及同性恋的新闻,但他们又要求报道伊斯兰恐怖主义,所以我写了四篇文章,但没有用同性恋这个词。”

柯莱特称该媒体也开始调转方向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早在竞选时就开始谈到向中国发起贸易战。

柯莱特称:“我知道我必须忘记所有特朗普的不好。”

柯莱特最终并没有从事报道特朗普政府的工作。离最后选举还有8天的时候,他所在的这个团队开会宣布解散。

一名前员工称:“我想这场试验已经终结。”

报道内容

李洪志把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以及通过广告大肆宣传的神韵舞蹈团体等非营利组织称为“我们的媒体”。相关财务文件描绘出十几个独立组织的复杂情况,它们共享任务、资金和高管人员。虽然他们的收入来源尚不清楚,但每个组织的最新财务记录描绘了特朗普时代蓬勃发展的整体业务。

 

2018年9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完在白宫举办的招待会离开时,《大纪元时报》摄影记者违反安保规定,在禁区内向特朗普塞了一个文件夹

大纪元时报在2017年获得了810万美元的收入,比上一年增加了一倍,称在“纸媒和创建网络和媒体节目”上花费了720万美元。根据该集团的年度税务申报,其大部分收入来自广告和“网络和媒体收入”,而个人捐赠和订阅的费用不到收入的10%。

根据美国国税局的记录,新唐人电视台2017年的收入为1800万美元,比去年增加了150%。与此同时它花费了1620万美元。

这种指数增长的同时伴随的是大纪元时报在线业务的扩张以及广告支出的增加。大纪元时报的报道主要涉及两个基本主题:对特朗普议程的热情支持,以及曝光该报所声称的“迷宫”,即由克林顿和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领导推翻特朗普的全球阴谋论。其中一个名为“间谍门”(Spygate)的阴谋论已成为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肖恩(Sean Hannity)以及像布赖特巴特(Breitbart)等保守新闻网站的常见话题。

“间谍门特别报道”版块经常在该报官方网站置顶,主题是关于奥巴马和克林顿的工作人员、几份杂志和报纸、私家侦探和政府官员等长达数年的计划取消特朗普总统任期的阴谋。

大纪元时报总编格雷戈里在其发表的回应中表示,媒体机构的广告“无关政治议程”。

虽然大纪元时报的界限通常介于极端保守的新闻媒体和阴谋论之间,但是由大纪元时报员工创建并由新唐人制作的一些流行在线节目完全跨越了这一界限,并且传播得非常广。

其中有个节目叫做“奇迹边缘”(Edge of Wonder),属于一个经油管验证的视频频道节目,每周两次发布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目前有超过3300万的观看次数。除了声称存在外星人绑架及药物流行病是由“深层政府”设计之外,该节目还推广“匿名者Q”的阴谋论。

匿名者Q的一个名为“媒体不承认的7个事实”视频在油管上有近100万次浏览量。该节目播放列表中的其他视频,包括有关“9·11”阴谋论和一个名为“13个血统及恶魔终结游戏”的视频均获得了数十万次观看。

特拉维斯(Travis View)是一位”匿名者Q”运动的研究员和播客,他表示,大纪元时报已经通过疯狂强调间谍门洗白了阴谋论,从而在保留其阴谋元素的同时回避了匿名者Q运动其他不堪的细节。

“支持‘间谍门’的人并不喜欢匿名者Q阴谋论,因为他们认为匿名者Q阴谋论已经走火入魔,”特拉维斯说道。“间谍门省去了精神元素、儿童性交易,但它肯定是匿名者Q阴谋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格雷戈里否认与“奇迹边缘”有任何联系,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他的组织“知道该娱乐节目”,但“与之无关”。

但大纪元时报已经发布了几篇让人轻信的关于匿名者Q的报道。多年来,网络系列节目主持人罗伯·康茨(Rob Counts)和本杰明·查士丁(Benjamin Chasteen)分别被聘为该公司的创意总监和首席照片编辑。在创建该节目六个月后的2018年8月,罗伯发推文称他仍然为大纪元工作。本站发去电子邮件,询问关于二人在大纪元中扮演的角色,均未得到回复。

与此同时,在大纪元时报官方脸谱网页面上数十个帖子中都能看到“奇迹边缘”节目。该页面目前主打报道特朗普的广告,标题如此写道:“哪里可以获得没有隐藏议程的真实新闻?”




延伸阅读:

  1. “法轮功”原澳洲高层接受加拿大作家采访 揭批李洪志邪教真面目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6/t20190806_22746.shtml

  2. 澳前高层:“法轮功”内部运作开始曝光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12/t20190812_22816.shtml

  3. “法轮功”害死澳大利亚著名歌手之妻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9/t20190809_22796.shtml

  4. 连载一:同修之死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脱离“法轮功”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19/t20190819_22922.shtml

  5. 连载二:“法轮功”主宰了我十年光阴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20/t20190820_22940.shtml

  6. 连载三:我所知道的大纪元时报创建内幕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21/t20190821_2298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