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邪教
常人常规常变化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修成文      发表日期:2019-08-15      已浏览  3,823  次
描述:“法轮功”邪教组织自逃窜海外以来,李洪志每年5月都要围绕所谓“大法日”讲一次法,彰显一下“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存在感,以便指挥弟子们继续沿着反人类、发社会、反科学的不归之路走下去,达到其对弟子们长期精神控制之目的。​

 

“法轮功”邪教组织自逃窜海外以来,李洪志每年5月都要围绕所谓“大法日”讲一次法,彰显一下“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存在感,以便指挥弟子们继续沿着反人类、发社会、反科学的不归之路走下去,达到其对弟子们长期精神控制之目的。

  翻开李洪志2019年5月17日在美国纽约法会讲法,其明显特点是:李洪志仍是常人,“法轮功”邪教组织仍然在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道路上走着,每次讲法必备的新邪说、新破绽、新动向相伴而生。

  一、李洪志不打自招是常人

  李洪志1992年“出山”,1994年以出版《转法轮》为标志,由伪气功变化为邪教,再坐大成势,1999年4月25日组织万余名“法轮功”练习者围攻中南海,使“法轮功”邪教组织完全沦落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所豢养,以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颠覆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反动政治组织,已经成为对我进行政治渗透和实施和平演变的反动政治工具。纵观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发展变化及残害生灵的劣迹,其主要的骗术则是李洪志以神的化身出现,利用精神控制的魔法,招摇过市欺骗信徒,这也是绝大多数邪教主骗人欺世之常规。李洪志在5月17日纽约“讲法”中面对弟子们成神若渴的心情,面对“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国内外的处境,他只能以常人的面目出现,以“能让弟子成神”、“很快就让弟子们成神”或“让弟子们不能成神”来编造骗人谎言,对信徒们继续进行精神控制。

  1.常人的生活,常人的行为方式。李洪志为掩盖自己非神的真相,为了进一步让其邪教教义《转法轮》继续成为控制信徒的法宝,本次讲法一开始便说自己是常人。他说“师父在常人中有常人的生活,有常人的行为方式”因而“有很多人的事情呢,那不能像法一样”。不能像法一样就只能像常人一样。常人又怎么能让弟子成神呢?对此,李洪志还是骗人的常规办法:“所以我叫大家要遵照这部法去做”。怎么做,李洪志以一本《转法轮》作为指导信徒们修炼的法宝,作为自己是神的化身,作为对信徒们进行精神控制的秘密武器,每验必灵,因而哄骗弟子们:“大法弟子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因为有法在”“以法为师”,师父却是常人,这似乎是更高一筹,但“常人的生活、有常人的行为方式”,真是常人活灵活现,无法辩驳,也无可厚非。

  2.留给弟子们的东西是“常人中生活的人的东西”。常人就是常人,确实无可厚非。李洪志自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开始将“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系统起来,让弟子为做好这“三件事”要在常人中去干,以便为自己在西方主子那里捞取政治资本,让弟子们为了成神或快速成神,在常人社会中去干违法乱纪的勾当。在本次“讲法”中,他让弟子“在个人提高中,你再做好你应该做好的三件事的配合当中”都是以常人的行为出现的,还公开承认:“我留给你们能够在常人中生活的人的东西,不影响你们修炼,你可以过你的人的生活”。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轮功”邪教已为祸人间二十七年了,李洪志及其弟子们还没有成神,还是常人的东西,还是“过你的人的生活”。李洪志及其弟子还是常人,这是不争的事实!

  3.“跟平常人都不一样”的常人。李洪志自知在中国长大,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跟正常人无什么大的差别,但千方百计地说自己与众不同。本次“讲法”中,他先是承认自己的常人常态:“我是经过中国文化大革命前那种时期人的状态过来的。”他既然承认是文化大革命前那时人的状态过来的,这就是已说明他原来就是常人,并且对那时中国的发展变化都与其他人一样见识过了,所以他表白:“这一步我是看到了中国人的变化,看得很清楚。”既然都看清楚了,那你就是与常人的视觉是一样的,你也同样是常人。李洪志却又说出了两点与正常人不一样的举动:其一,它是社会中的另类。他说“我从来跟平常人都不一样,我是不入流了。”这“跟平常人都不一样”、“不入流”,不但证明了自己在常人中是另类,而且更为平常人中的低能常人。其二,他是常人社会中被遗忘的常人。常人社会中的任何活动他不参加,也就是说李洪志自幼就是与当时社会中的人不一样的,他还美其名曰:“我一直保持着清醒,我看的清邪党的那套东西。”这一点不仅说明他是常人中的遗忘者,而且说明李洪志现在的反党、反政府也是与生俱来的,并非一日之功。

  二、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是邪教不可抗拒的常规

  众所周知,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是邪教必备的特征,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则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次讲法也毫无例外地弥漫着欺骗。

  1.反人类是李洪志的诱饵,满脑幻想。法律是国家的产物,是指统治阶级为实现统治并管理国家的目的,经过一定的立法程序,所颁布的基本法律和普通法律。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国家的统治工具。任何人在任何国家中都要受到所处国度法律的约束,特殊公民是不存在的,而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则不然。本次“讲法”中,当弟子们问到李洪志,“有个别自称是学员的人,用常人的法律起诉和威胁我们大法弟子的学会呀、明慧呀、和大法弟子的一些项目”时,李洪志气急败坏地说:“我告诉大家,干这种事的,无论你什么借口,你都是在干魔鬼干的事情!”他还埋怨弟子,“你还说自己是个修炼人,却用常人的法律对待修炼”,这是不应该的,并强调“常人的法律那是对常人的”,对大法弟子不起作用,如果做了那就是“用法律挡住不去的人心,你就干着魔鬼干的事情”。也就是说在世界各处常人的法律都管不住李洪志及其大法弟子们,他们在世界范围内可以为所欲为,其反人类的嘴脸暴露无遗。

  2.反社会是李洪志的惯伎,满脸丑态。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自出笼以来,以反社会为手段,欺骗诱惑弟子为其精神控制,虽是贯用伎俩,但花样也会不断变化和翻新,特别是“4.25”以后“法轮功”邪教组织投靠西方反华势力,便以丑化中国社会、攻击党和政府为己任,干起了崇洋媚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汉奸勾当。本次讲法,李洪志反社会的嘴脸可见一斑。第一,攻击中国社会扭曲了人的价值理念。他说,“中国人的行为、品质给败坏了”“破坏了传统文化,破除了人道德与普世的价值的理念”“到国际社会很长时间才能扭转过来”,一副十足的崇洋媚外的奴才相,一副反社会的真实写照。第二,李洪志为讨西方主子欢心谩骂中国人。李洪志现在是拿了绿卡的美籍华人,美国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中国和中国人在他眼里已经是不足为道了,因而贬低中国、谩骂中国人对他来说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他说:“我看到了,很多中国大陆出来的普通人在国际社会上造成了很多坏的影响,真的叫人脸红,真的叫中国人抬不起头来。”看来中国人给李洪志这位“美国人”丢脸了,所以他“脸红”了,中国人之心对他已荡然无存。第三,李洪志站在美国立场对待中美贸易战。中国强大了这是包括世界华人在内的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事情,中国党和政府面对美国的单边经济政策和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坚决说不,并以相应手段对美国进行反制,这是多年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敢做或是能做到的事情,这不仅是中国强大的象征,更是中华民族铁骨硬气的具体表现,令世界瞩目和赞叹,而李洪志却在本次“讲法”中大加反对和攻击。当有的弟子问他“在时局评论中如何把握现政权和美中贸易战一些现象”时,他不仅幸灾乐祸,反而助纣为虐的对中国进行攻击。他咬牙切齿地说:“揭露它,把它的邪恶的糟糠事往外说呗。”他不但让弟子揭露中国,而且还欲加之而后快,他攻击中国政权,“一切做法都是不正当的,人类社会的一切矛盾都是因它而起”,他还要求“正常人决不能和它站在同一立场上”。看来李洪志的爱国之心还很强烈,只不过他所爱的国是美国而已!第四,李洪志对台湾问题也与国人相反。他说了三点违中国人意愿、逆历史潮流的己见。一是台湾能不能给大陆统一。他说:“我告诉大家,这个福分没有给它。”就是说中国政府没有得到台湾的福分,台湾不可能回归大陆,这也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所希望的。二是台湾以后能不能回归祖国。李洪志装神弄鬼地说“神早就安排了”,看来李洪志还是以神来说事,只要神不同意,台湾问题就“谁也不会强制谁”。三是以李洪志为代表的神解决台湾问题。具体办法是“大家愿意合就合,不愿意合就不合”。这就是李洪志这位邪教主对待台湾回归的态度,其反社会的一面永远也不会改变。

  3.反科学是李洪志的无知,满嘴谎言。任何邪教主为控制信徒必须编造邪说,这既是满足信徒异想天开的精神需求,也是自己装神弄鬼的必备手段。李洪志每次讲法都要以自己的装神之说,瞒天过海地讲些违背科学的事例,这次讲法也不例外。第一,他不懂装懂说地球之大小。李洪志这位只有小学文化程度,高中文凭还是通过函授拿到的。本次讲法却说起粒子、原子、分子的概念。他说,“有些人听不懂什么粒子、分子这些物理上的名词。我也是借现在人的语言讲”“宇宙中巨大的生命看地球与这个空间其他星球和我们看分子是一样的”“地球在一些更大的生命眼里看小到和原子那么小”。李洪志说地球像原子一样小是假,说自己是管宇宙中最大生命的神才是真。二是说大小生命向上看与向下看有别。他以对科学的无知来评论生命大小有别、看待事物的方位及感知有别蒙骗信徒。他说:“大的生命看下边,就是个小粒子;小的生命看上边,就是星球。”如此这般的胡说,让弟子们莫名其妙的信奉他反科学的邪论。三是人喘气也能吸进星球、世界之类的邪说。李洪志不仅说万物皆有生命,而且生命“多的了不得。”本次讲法他说“这么多的生命,你喘气的时候,构成空气的分子被你吸进去多少?那个分子上面也是星球,那上面有多少世界?多少生命?被你吸进去了。”这些星球、世界都吸进去还不算厉害,还能“在你身体里转化成你身体里需要的养分”。真是一派胡言!李洪志就是利用对科学的无知来反科学,以达欺世盗名之目的。

  三、常变化是邪教主实施精神控制的必备手段

  世界万物都是发展变化的,邪教组织也不例外。就李洪志本次纽约“讲法”而言,既有他难圆其谎的新邪说,也有新败露,还有新动向。

  1、新邪说。邪教主不断地编造新邪说,这是邪教发展变化直至灭亡过程中的一种见怪不怪的现象,李洪志这个邪教主亦然。

  一是“修炼圆满”有新说。“圆满”是李洪志引诱控制弟子的重要手段,尽管是墙上画饼,但弟子们还是乐此不疲地任其摆弄于股掌。本次讲法李洪志把“圆满”与中国共产党和政府联系起来,其反动性、诱惑性更大。他说:“中国就像那老君的炼丹炉一样熔炼着大法弟子,把那火烧的越旺,就像严酷的考验一样,去人心、去执着。”而这种煎熬却被李洪志说成“炼出的是真金”,所以这“真金”就能使其弟子们倍感鼓舞与自豪。李洪志不仅把中国当成炼丹炉,还把中国共产党当成炉火。他说:“就像那煤炭一样,烧的越红,它好像越来劲。”紧接着他说:“等烧完再看,真金炼出来了。”炼出的“真金”是什么?就是李洪志的大法弟子,他的弟子们能不欢喜吗?李洪志又说:“到这一步了,那考验大法弟子的那些因素已经灭了”“再炼真金练不了那么多了,所以火要灭了”“大法弟子修炼到了圆满那一步啊”。很显然,这种“圆满”是以中国党和政府的灭亡为前提的。李洪志可谓一箭双雕,既给弟子一个“圆满成神”的新说,又给他们推翻中国党和政府鼓力助力。

  二是弟子死亡原因有新说法。众所周知,“法轮功”邪教组织自1992年开始为祸人间到现在已经二十七年,李洪志所承诺的修炼不仅百病皆治,还能修成金刚之躯,圆满飞天成神、主、王。可是二十七年过去却无一人升天圆满成“佛道神”,修炼者身边因拒医拒药而丧失性命者不计其数,因而李洪志每次讲法都要对失去生命的弟子有新说法。本次“讲法”给失去生命的原因两个新说法:其一是“他不精进”。原因是他有病修好了,他就认为“我以前得过重病,以后不会再有了”,所以就不修了或认为我可能不会再有了,这就被“旧势力”发现了,“旧势力”说:“你不放心啊,好,等你的业力多一些了,给你把你业力都集中起来,都扔那去。”这样病就复发了,人也就死了。其二是“修炼有漏”。就是你修炼的不全面、标准不高。其原因还是旧势力在作怪。李洪志说:“旧势力虽然是灭时期形成的生命,它的标准低了,但是那个层次的要求还在呀。”所以你修炼的“没了那个人心才行啊,或者是用它的标准看没那个人心”。就是说,你修炼的没有人心了.达到旧势力认为的你没人心才行,“你得达到我的标准”。否则,你就有漏,你就不能圆满,你就得死!这两种死亡的原因是你不精进、你修炼有漏,旧势力不放过你,你死了与我李洪志无关!

  三是“旧势力”有新说。李洪志于2001年抛出“旧势力”以来,一会儿是他的敌对者,一会儿是他的同行者,一会儿变成他的同盟军。总之,“旧势力”是个什东西,李洪志也不知道,他只是在黔驴技穷时用其为自己解围而已。本次讲法李洪志对旧势力又有新说。其一,“旧势力”是宇宙“灭”时期形成的。李洪志说“宇宙的形成和灭亡要经过成、住、坏、灭的过程,就是这个‘灭’的时期形成的旧势力”。其二“旧势力”认为最高的东西,其实在李洪志这里最低的。李洪志自吹要把宇宙的法正到宇宙“成”的时期,所以标准高得不可想象,而旧势力是宇宙“灭”时期形成的,所以标准就低。但旧势力自认为:“我就是最高的神哪,我知道的就是这个,即没有比我知道的再高了。这就是真理啊!”它不知道它是灭时期的标准了。其三“旧势力”的行为与李洪志的行为有区别。李洪志说“其实说根本,因为我有人身,有人的行为,而旧势力它们觉得它们是神而行为”;李洪志传的法是“理白、言白,没有什么叫你去猜的东西,都是明摆着”,旧势力则不同,“什么东西都得去猜,找到它”。在李洪志看来“旧势力”因为出身于宇宙“灭”的时期,它们一切都不如他自己,而旧势力还觉得比他还强,这就给弟子们造成了李洪志比“旧势力”的行为高万倍;“旧势力”因标准低才给李法志找些麻烦,其实也是想帮李洪志,只不过是好心干坏事而已。

  2、新败露。邪教发展到一定程度,只能反复变化,而这些变化则是邪教没有生命力的具体表现。本次讲法李洪志没有能使弟子们修炼成神的新招式,只能重复旧招式或是回避让弟子修炼不见成效问题。因而也就暴露出内部乱象及劣行。

  一是为掩无能重提消业说。他说“人活着就是在造业,吃、住、行,人与人的社会行为都会造业”,“你坐那不动也造业”,也就是说业力随时都有,要想消业就要练功,这是最简单的“法理”。你如果不消业会怎么样呢? 李洪志这样说:“你是一世的业都没消,你已经业力巨大了。”怎么办?“那只能下地狱去消了,就这意思”。意思就是要求弟子们持续练功消业,别无他法,看来李洪志的新招也只有“就这意思”啦。

  二是李洪志不愿意面见弟子。李洪志自知吹牛太大,所有承诺无法兑现。包括自己在内都不能成神,怎叫弟子们圆满,因而无颜面见弟子。李洪志不仅说不见弟子,不愿说话,还无意中暴露出自己的心情,“你们都不知道我见你们的时候,你们看着我很高兴”,真实情况是什么? 李洪志不打自招:“我也得跟你们装的高兴,可是我心里特难受。”为什么装高兴心里特难受? 李洪志只能编造新谎言来告诉弟子们,他知道没办法让弟子们修炼成功,只能让其自己修才能掩盖自师父的无能。他还说:“你要问我了,那就不算了。”既然不算了,弟子们见师父也就没有用了。三是法轮功队伍中乱象万千。其一,弟子们已对李洪志不崇拜。由于李洪志让弟子们成神的承诺无任何兑现,弟子们修炼的状态也回到了原点,所以弟子对李洪志本人已失去了往日的崇拜,对此李洪志说:“出现矛盾和问题时,我们有的人往外推”,“不但往外推、还变得非常狡猾。”对李洪志怎样?他说:“有的时候我帮着他们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们都当着我的面撤谎、狡辩”。看来李洪志往日神的威风已经不见。其二,弟子们修炼的状态不佳。本次讲法弟子们在提问题时告诉李洪志“修炼状态时好时坏,有时执着喜好,看电脑、打游戏机、玩手机,修炼被耽误。”对此李洪志无力回天。其三,学员不去讲真相了。弟子们告诉李洪志关于讲真相点的问题:“本地同修认识上不来,有的说现在不需要讲真相了,有的去了真相点也不讲真相,在那学法、看手机”。并且“老学员很少来真相点讲真相”。其四,乱象丛生。地方或项目负责人的一句话“可以因此剥夺这个学员参与项目的权力及机会”,李洪志认为“有些人表现很怪,做事我行我素”,并且在国际社会上“容易叫别人理解成你有点不对劲”,特别是大陆到美国的学员,李洪志说“那个奇奇怪怪的那些行为,做法、极端的做法啊,真的不适用”。看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内部存在的不治、不为、不信现状是普遍的、也是必然的,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成神之路也到尽头了。

  3.新动向。多年来李洪志的讲法都是经过认真筹备的,开场是一些漫无边际的邪说,回答问题信口开河,但有些问题是有备而来,在看似无意中释放给弟子,让弟子在世界范围内违法乱纪去干“三件事”,以便赢得西方主的欢心,蒙骗弟子“法正人间”“修炼圆满”。

  一是提出“前后二十年”“结束迫害”。李洪志讲法的目的就是“师父讲这些就是告诉大家,我们今天都走到最后一步了”,他唯恐大家理解错误,进一步说明:“我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讲,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前后二十年。”还没有完全结束的原因是“虽然最后旧势力插手了改变了一些事,但是烧炉子的煤都没了,这个火候也不够了,这事也就快结束了,所以大家得做好。”这就是李洪志的动员令,要结束就必须做好,要做好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做“三件事”、不惜在世界范围内以身试法。

  二是退党人数“我也只是个比喻”。李洪志知道闹了十多年的退党潮其人数都是假的,中国共产党仍岿然不动。这次“讲法”他道出真相:“有一次,一个学员问我说师父,退党退到多少人中共能倒?我伸了五个手指头。他就想是‘五十人’,‘五万人’这五万人,五千万人都过去了,现在已经三亿多人了”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仍坚如磐石,李洪志无以回答,他只好说“其实我也只是个比喻”。一言蔽之,任何数字在李洪志那里“只是个比喻”。

  三是攻击党和政府的丑行愈演愈烈,政治性越来越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自1992年兴起以来,其政治性和欺骗性大致经历这么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1992年-1999年4月不政治阶段,这一阶段内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打着不政治的幌子招摇过市,欺骗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们信奉了“法轮功”邪教。

  第二个阶段,1999年5月-2002年10月,“4.25”围攻中海事件以来,“法轮功”由伪邪教变为公开反党反社会主义国家制度,政治上则表现为反党反政府的单一性。即反党只反个体,不反中国共产党集合体,反政府表现为反对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组织的政策的单一性,还没有攻击政府的政策和国家政权。

  第三阶段,2002年10月-2004年12月,政治上表现为全面性。党的十六大的召开,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将依法惩治邪教写进了党的十六大工作报告,“法轮功”邪教组织企图利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更替,改变依法治理邪教的梦想化为泡影,他们反党反政府的策略由单一性变为了全面性,既攻击党和政府的领导人,也攻击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及国家制度。

  第四个阶段,2005年1月-2019年5月“法轮功”邪教组织以抛出“九评”为标志,以“三退”为手段,全方位攻击党和政府,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完全沦落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帮凶和政治渗透的反动政治工具。

  2019年以来,以李洪志的5月17日美国纽约“讲法”为标志,“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反动性和政治性表现为攻击党和政府的单一性和全面性相交织,既攻击党和政府领导的个体,也攻击党和政府的全面的政策和策略。其表现为:一是只要中国党和政府在国内和国际上有重大成就,“法轮功”邪教组织都要进行攻击;凡是美国反对中国的事情,他们都大加赞扬。二是让党和国家领导人掌握的信息都是假的,“给他们制造假情报”,如此等等表现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对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及人民的仇恨,政治上越来越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