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俄专家:“法轮功”是一个极其残暴的组织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亚历山大·诺瓦帕申 高山(译)      发表日期:2019-10-21      已浏览  92  次

  【核心提示】2017年12月,俄罗斯东正教新西伯利亚教区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会大祭司亚历山大·诺瓦帕申在教会网站发表文章,阐述了“法轮功”危害性、在俄罗斯活动情况等观点,称“法轮功”从各个方面都符合极端组织的特征,是一个极其残暴的教派,建议各国加强反邪教合作、交流经验共同抵御邪教侵害。

  法国诗人保罗·瓦莱里说:“历史是从知识的相互作用中发展出来的最危险的产物……历史使人陶醉,让人产生错误记忆,引发迫害,使民族变得暴躁、傲慢、狭隘和自负。”这段话写得精美,但不完全正确。从时间上讲述历史的实际情况,是一回事,而讨论历史事件和导致历史事件发生的前提,以自己的方式解释它们,则是另一回事,这种解释可能相当主观,不完全可靠,或者是出于某人的利益而故意歪曲。这就不是历史,这是虚假的。

  被邪教传播的所谓宗教思想也是伪造的。邪教领导者伪造不同的宗教学说,对其进行编纂,这些学说已经不再具有宗教性质,而属于伪宗教。这些学说具有一定欺骗性质,邪教分子还会使用特殊的心理技巧,使信徒相信虚假的东西。

  一、法西斯主义和邪教

  破坏性的极权主义伪宗教运动存在已久。在上世纪90年代,该运动至少在俄罗斯已经达到难以控制的水平。随着苏联的解体,成千上万的教派传教士涌入俄罗斯。陷入困境、处于精神真空中的前苏联人民成为了邪教分子的“猎物”。各种思想观点企图分裂人们,破坏国家统一,试图“先分化后控制”。“耶和华见证人”就是其中之一。早在1944年7月21日,德国纳粹分子希姆莱在致德国安全总局局长恩斯特·卡尔滕布鲁纳的信中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建议用“耶和华见证人”管控俄罗斯,维持“良好”秩序。

  “耶和华见证人”是破坏性的伪宗教组织,极力对信徒进行洗脑。该教派随意曲解圣经,扭曲圣经,禁止信徒尊敬国家领导人、敬仰国旗,不允许信徒参加选举和民族节日欢庆,禁止信徒在军队中服役,不允许信徒在外敌侵略的情况下保卫自己的国家。此外,他们禁止输血,已导致包括儿童在内的大量信徒死亡。

  二、情报数据收集

  许多邪教从事国家机密信息收集工作。在俄罗斯活跃的摩门教和科学教派,因经常在敏感地区周围活动、违反法律而被逮捕。邪教问题专家、比利时议会成员萨尔基摩洛表示:“美国驻比利时大使馆下令保护科学教派的利益,科学教派与中央情报局合作已经是无需证明的事实。”早在1991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在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就表示,“科学教派是美国最有效的情报机构之一,甚至可与联邦调查局抗衡。”

  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以及许多同样权威的法院认为“科学教派是邪恶的,其手段是邪恶的。从医学、道德和社会的角度看,它们在实践中对社会构成严重威胁。”

  三、四种危险程度

  邪教对个人的危害。邪教剥夺他人的自由,奴役并残酷剥削他人,破坏他人的生活,毁掉他人的命运,往往在精神和肉体上对他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邪教对家庭的危害。每种邪教都将自己伪装成家庭的替代品。邪教取代家庭感情,破坏家庭关系,最终导致家庭的崩溃。

  邪教对社会的危害。邪教有别于传统宗教教派,打着伪宗教的幌子,是一种寄生方式,从社会资源中获取人力、财力等各种资源。

  邪教对国家的危害。邪教根据自身道德伦理原则生存,不惜违反国家标准。所以为达到自身目的,邪教分子不会考虑是否违反道德标准,甚至违反国家法律。

  四、“恶魔的利益”

  俄罗斯著名医生科恩德拉季耶夫·费多尔指出:“所有的邪教都像是披着羊皮的狼,充斥着谎言。在他们的教义和宣传材料中都会提到上帝,但这是谎言,掩盖了邪教分子的真正需要。他们的需要是险恶的,包括对权力、金钱和荣耀的觊觎,对精神脆弱人们的控制。”而邪教分子毫不掩饰对金钱的贪婪。科学教派头目罗恩表示:“赚钱,赚钱,赚更多的钱。赚更多的钱,迫使别人工作,让他们为你赚钱。”邪教应用的主要心理学基础是DDD综合症状(欺骗、依赖、恐惧),这就是所谓的“洗脑”。

  五、邪教对政权的觊觎

  邪教是独裁组织,往往神化组织和头目,其头目觊觎政权,将自己的本质隐藏在宗教、心理学、保健、教育、科研、文化的外衣里。这里的关键词是“渴望权力”。金钱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权力。任何邪教都对政权抱有幻想,如果不是觊觎国家政权,那么至少是觊觎其组织的权力。所以许多邪教建立了政党。

  1989年9月,日本恐怖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建立“真理党”。上世纪90年代初期,伪印度极权主义教派“超觉冥想”头目玛哈里西在美国成立了“自然法政党”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2016年8月9日,由于散播极端主义传单,俄最高法院清算了由邪教“斯韦特兰娜·佩乌诺娃发展学院”头目成立的“权力党”。法院根据俄《刑法》第159条(欺诈)和《刑法》第111条第3款(故意造成他人严重身体伤害),对头目斯韦特兰娜·佩乌诺娃提起刑事诉讼,并将其列入国际通缉名单,2016年7月将其逮捕。

  还有很多例子证明,各种破坏性邪教的代表成为各级政府官员,为其组织的利益服务。

  六、信息和咨询中心

  为了反对破坏性膜拜团体,1994年在西伯利亚教区建立了宗派主义信息咨询中心。中心工作人员收集国内外所有邪教信息,编写了数百份关于极权主义教派活动的出版物,其中书籍《现代俄罗斯的宗教与邪教》已再版三次。中心工作人员参加世界各地举行的大型国际学术会议,作各种当代邪教问题的演讲报告。

  2002年中心成为欧盟委员会官方咨询机构邪教研究中心协会成员。中心工作人员被俄罗斯东正教会授予奖章,获得了俄罗斯安全局等机构的高度评价。从中心成立之日起,至今我们进行了5000多次咨询服务,向警察、官员、教师、心理学家提供咨询,使数千人脱离了邪教。

  七、“法轮功”

  “法轮功”组织臭名昭著,其邪教本质和破坏性越来越突显。“法轮功”的一切行动均不符合其公开宣传的“真、善、忍”原则。事实上,一切都是弥天大谎。“真”就是无忧无虑生活在美国的李洪志所说的一切;“善”就是如何对待、如何支持李洪志的思想;“忍”就是需要在“真”的精神中提高完善自己,宣扬邪教的精神品质。

  李洪志及其信徒满嘴谎言,他们声称其思想起源于佛教,但众所周知,“法轮功”和佛教无关。信徒将“法轮功”伪装成健康的练习方法,实际上这种说法掩盖了其垂涎敛财和觊觎权力的真实目的。“法轮功”带有伪宗教性质。李洪志向信徒承诺,能够保障他们的健康和幸福生活,但是实际上信徒对李洪志、对“法轮功”是病态依赖,为此信徒疏离亲人、失去工作,甚至丧失健康。因为信徒将一切寄托于“法轮功”,经常拒绝医疗。

  “法轮功”绝对是极其残暴的组织。有充分证据表明,“法轮功”的追随者完全没有批判性思维,完全服从于领导者,并准备为领导者做任何事情,甚至是牺牲自我。“法轮功”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因为“法轮功”的狂热追随者可以成为其头目手中的武器,他们旨在某个地区、城市或国家组织动乱,进一步夺取政权。

  “法轮功”的信徒有多少?“法轮功”头目宣称信徒千余万人。这并不奇怪:所有邪教无一例外都夸大信徒数量。俄罗斯专家认为,“法轮功”在全世界的信徒应该不会超过7万至10万人,但这些人非常活跃。此外,“法轮功”反政府的立场应该有幕后支持组织,根据俄罗斯著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教授的说法,某些国际反华势力积极帮助“法轮功”开展反政府信息战。

  八、“法轮功”在俄罗斯

  今天“法轮功”仍在俄罗斯活动,并且在俄罗斯有别于欧洲某些国家,大多数“法轮功”习练者不是中国人,而是斯拉夫人。此外,俄罗斯习练“法轮功”的人数在增加,这就是一种严重的威胁。邪教是极端主义,而“法轮功”从各个方面都符合极端组织的特征。俄罗斯通过了《反极端主义法》,禁止极端主义,将“法轮功”书籍《转法轮》等列入到极端主义书籍清单。而“法轮功”分子认为,俄罗斯对其书籍的禁令与俄中睦邻友好关系有关,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阴谋。

  2014年,“法轮功”邪教分子在俄罗斯个别城市举办所谓的“真善忍”画展,捏造“法轮功”信徒遭受残酷殴打、酷刑和活体器官移植,其标识与纳粹标志相近。在俄塔甘罗格,“法轮功”的展览被禁止,但他们还千方百计试图在矿水城、罗斯托夫、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城市举办活动。

  结语

  可惜的是,要切实禁止这些邪教很难。在俄罗斯,“耶和华见证人”被禁止,但他们转入地下活动。所有其他被禁的极权组织也是如此。但至少通过禁止邪教活动,可以减少新的信徒加入,这样就可以避免更多人遭受疾病、孤独和贫穷的威胁,因为邪教从信徒手中夺走可以夺走的一切,包括生命。

  需要设置强大的屏障防止邪教侵害,需要加强揭批邪教危害的宣传工作,需要告知民众邪教的危害。应该建立和加强各国间反邪教合作,交流经验,联合活动。必须承认邪教的力量还是很强大,不能放松警惕,邪教不可低估,但也不必高估。

  作者简介:亚历山大·诺瓦帕申,俄罗斯宗教与异教研究中心联合会副主席、俄罗斯东正教新西伯利亚教区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会大祭司、宗派主义信息咨询中心主任